学姊的婚礼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 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我女朋友在杭州玩的很高兴 期间我一直故意躲着班花 或许是没脸见她吧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很有责任心的那种男人但是谁知道最后还是辜负了三个女人。 而且我并不知道,很快我就会令又一个纯真的少女为我伤心。 从杭州回去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按照自己的规律继续生活,上课, 写作考试, 和女朋友做爱。 就像任何一个真正具有责任心的男人一样。 但是在13年的8月,我却得到了一个我想也不敢想的消息。 自从那次冲动之后, 我和本来关系很好的学姐就没有再联系了(另文: 夜行千里找学姐!)。 可是谁知道,那之后她忽然又联系我了, 只对我说了两句话: 「我已经毕业了。 」、「我要结婚了!」 我吃惊的无以复加, 虽然我从没有想过可以跟她长相厮守但是也没想到 她这么快就要结婚了。 我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按理说我应该感到松了一口气。 因为首先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不应该再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其次我现在正处于写作事业的上升期, 丑闻对我非常不利(所以请各位读者大人不要再打听小的的现实身份了 跪谢)。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就是有一种淡淡的惆怅。 我相信她对于我找到女朋友也是这样一种感觉, 因为这时候我自己偷偷翻出来听她送给我的语音片段的时候 我听到了自己的心声。 我们就是这样的两个人,明明爱,却都不敢说出来, 最后只能等着错过。 我们本来就是两条平行缐,遇见本来就是一场或许并不美丽的错误。 不管怎么说,我作为她的好朋友,她的婚礼我不得不参加。 因此我只能强忍住眼中的泪水,笑着给她送上祝福。 那天我开着自己寒酸的比亚迪,提前几天就来到了她们家。 学姐家里面有三个孩子,她最小。 她们家里面情况不好,是城乡结合部的人家, 一直想要一个男孩但是却不能如愿。 直到学姐的出生,让这个贫穷的家庭彻底放弃了希望。 据学姐说,家里面一直打算把她送人, 但是找不到收养的人家。 学姐一向很少感受到家庭的温暖,过早的接触社会让她拥有同龄人不曾有过的成熟和沧桑。 她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谈不上可怜, 但是却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她。 既然我已经失去了作为她终身伴侣的权力, 我就想要在她属于别人前献上我最后的祝福。 北方有风俗,女孩出嫁,必须由兄弟送亲, 最好是没结婚的弟弟。 但是学姐家里面没有男丁,因为家里不重视, 也不打算请亲戚来帮忙。 所以我就直接找到了她的父母,毛遂自荐。 我的经验告诉我,越是贫穷的人家, 对金钱和面子就看的越重。 如果我把我寒酸的比亚迪开过去,肯定会碰一个大钉子。 因此我先找到了我的高中室友,一个跟我关系很好的富二代。 我跟他说我要去出门,要跟他换下车子。 我哥们跟我关系特别铁,他又快要回美国去了, 所以很大方的把他的凯迪拉克钥匙递给我 我也很大方的把我的比亚迪钥匙递给他。 学姐住在一个叫做LC的小镇子里, 这里没什么特色只是听说周围有一个温泉山庄, 似乎还有点名气。 我多方打听到了学姐的住处,一个又老又破的社区。 哪里的道路很是狭窄,院子里也没人打扫, 到处都是落叶和垃圾。 门口一颗大柳树沙沙作响,下面坐着两个下象棋的老头, 旁边还围着十几个看客。 看客们一边顾虑「观棋不语真君子」的规矩, 一边又按耐不住的小声指导着。 我听学姐说过,她家里面开着一个小卖店。 这种老式社区的小卖店都会在墙上和玻璃上做上一些记号, 让我很容易就找到了。 我故意把哥们的凯迪拉克停到了小卖店的前边, 从车上下来敲了敲窗户。 里边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妈打开窗户, 问我: 「要点什么呀?」 我很清楚的看见, 大妈长的和学姐颇有几分神似之处而且身上穿着的是我以前送给学姐的一件羊绒衫。 我试着问了一句: 「阿姨,您是星星(学姐的乳名, 不过当时我肯定说的是她的真名。 )的妈妈么?」 「是,你是……」 大妈上下打量着我, 我为了今天特意请了一个据说很有名的造型师做的造型 还穿着一套只有在读者见面会或者是酒会上才会穿的高级西装。 就是为了应付这种局面,大妈又看了看我身后的那辆刚从洗车场出来, 还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沾着一点泡沫的凯迪拉克 问我: 「你是小X吧?」 我恭恭敬敬的鞠了一个躬 说道: 「是我阿姨好!」 大妈似乎从学姐哪里听说了我不少事 急忙打开卸货的门 说道: 「快进来快进来 哎呀我可是早听星星说过你了大作家小X嘛。 你是第一次来这边吧,以后一定记着常来啊。 」  我听着这些并不得体的恭维话, 勉强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把我早就准备好的礼物拿过来, 递给大妈。 「阿姨,这是我哥们帮忙从马来买的燕窝, 您跟叔叔上了岁数吃点对身体好。 」然后又从怀里取出一个红包, 说: 「星星学姐在学校照顾过我不少, 以前一直也没过来一趟。 这是十万块钱,表示一下我的心意。 」 大妈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攫取的目光, 但是却很坚决的把钱推了回来 对我说: 「唉 你来一趟不容易。 礼物我们就收下了,这钱我们可不能拿。 你拿回去孝敬你父母吧,你有这份心就行了啊。 」 大妈的反应在我的预料之中,的确这种时候再爱钱的人也会拒绝。 但是这是我为了拉近我和学姐家庭关系的纽带, 绝对不能断裂。 「阿姨,您看我都拿出来了,怎么还好意思拿回去。 星星学姐的父母,就跟我的父母一样。 再说过几天我准备在这边办一个签售会, 我人生地不熟的 还得靠您多多帮忙。 」说着我硬把红包塞进大妈的手里,然后就离开了这里。 这之后几天,我天天都去学姐家里, 不知道为什么她从来不在家。 而她卧室的门却一直紧闭。 难道是不想见到我?我不知道,总之我和学姐家里人的关系越来越近, 她的父母几乎把我当做儿子一样看待。 这一天我留在学姐家里吃饭,她卧室的门依旧紧紧地关着。 吃饭中间,我发现学姐的父母一直在交换着眼神, 而她的两个姐姐却低着头不敢看我。 我想他们差不多是时候提出请求了。 过了一会, 大妈才吞吞吐吐的说道: 「小X啊, 你看星星就要出嫁了可是没有个送亲的。 你看……」 没等大妈说完我就答应了: 「阿姨, 没问题。 星星学姐就跟我亲姐姐一样,您就是不让我去我也要去。 您放心,我肯定不会给咱们娘家人丢人。 」 大妈听完放心的点了点头, 又说: 「唉, 你出面我就放心了。 人家夫家是当官的,咱们小门小户高攀不上。 有你这个大作家兄弟在,他们还敢小看了咱们不成?」 时间过的飞快, 很快就到了结婚的日子。 一直避这我不见的学姐终于在我眼前出现。 她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美丽的就像一个天使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这样,我觉得心里就想刺进一把尖刀一样难受。 我忽然又想起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时候她也是那样的美丽, 一下子就夺走了我的心。 一直到了现在…… 「你今天真漂亮。 」我强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挤出一个微笑对她说道。 学姐伸出一只手,让我扶住, 说道: 「你今天也很帅。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看到她转过头去, 悄悄擦掉了眼角的泪水。 之后的整个婚礼我都是在恍恍惚惚中度过的, 我们曾经共同经历过的事情一幕幕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无数次的想像自己会像我笔下的那些英雄一样, 勇敢的站出来向所有人说出自己心中的话。 不管最后能不能把美丽的新娘带走,但是我相信这样的人生中不会有遗憾。 可惜现实不是小说,我也不是主角, 只能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默默地流泪。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群人簇拥着新郎新娘入了洞房。 随即都出来,关上了房门。 伴郎伴娘都是我们学校的同学,虽然不熟悉, 但是彼此都见过几面很快我们就打成了一片。 只是他们脸上的笑容是真心祝福好朋友幸福的, 而我却是强行咽下泪水装出来的。 一起玩的来宾里有本地人,指点我们开车去了一家夜店。 若不是因为今天的心情特别不好,我相信我应该会很开心的, 因为从前我一直只有看着夜店的大门憧憬里边光景的时候。 最早的时候是没钱,后来稍稍有了一些名气以后, 就害怕会有负面新闻。 编辑说大红的明星不论,像我这样刚刚步入公众视野的人是最害怕负面新闻的, 所以要我一定要慎言慎行。 所以我也一直到过这里。 再后来有了自己稳定的读者群体,心里面却已经有了许多顾虑。 但是今天,学姐结婚这件事摧垮了我的一切顾虑。 我和所有人一起,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那家狭小的店面里。 刚走进去,我就被一阵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给弄得耳朵发麻, 再加上昏暗的环境和闪烁的灯光让我不得不把学姐结婚这件事情放到脑后。 赶忙叫来领班,让她给我们找一个安静一点的包间。 我一直很怀疑,为什么会有人会在这种地方约炮, 难道是极端恶劣的环境竟然会让人产生生殖的慾望? 包厢里面似乎安静了一些 很快包厢的服务员──就是俗称的公主。 就拿过一份功能表送到我们面前来,我听说过, 夜店主要靠卖酒和各类小吃挣钱。 所以这里通常不会有什么好酒,而且小吃的味道也不好。 所以我只点了软饮料和果盘,为了不让公主失望, 我给每个公主都发了几百元的小费。 很快这些人开始在包厢里又唱又跳, 嘈杂程度一点也不下于外边。 我开始后悔来道这个地方了,世界上的东西就是这样, 没得到以前拼命的想要。 可是得到了以后,却偏偏觉得这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 于是我就以出外边抽一支菸为藉口,离开了夜店。 到了门外,坐到了车上,我拿出了一支香菸, 想要一边抽菸一边继续惆怅。 可是打火机的火苗刚刚点燃了菸草,我就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我根本是不抽菸的。 我开着车子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新房的外边。 房间的灯还亮着,门也没关。 守夜的人在另一边都睡了,我坐在客厅里独自叹气。 忽然想到,如果今天的新郎不是别人, 而是我那我会不会开心?或许我惆怅的就会是另外一件事情了吧! 这时候, 新房卧室的门忽然打开了学姐和她的「丈夫」一起走了出来。 我之所以在「丈夫」两个字上加上引号, 是因为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会成为新郎的人。 她长长的黑发从新郎的礼帽里如同瀑布一般的流了下来, 就算是隔着男式西装也可以看见胸前两团明显的凸起──她是个女人 而且是个美女。 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事情。 这时候学姐给我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伸手示意让我跟着进了房间。 刚一进去,学姐的「丈夫」就长出了一口气。 脱下了身上的白色西装,把衬衫胸口的扣子解开, 把下摆挤在一起露出她的纤腰和肚脐。 霎时间,一个上流社会的绅士就变成了一个美国西部的女性牛仔。 学姐拉着我在床上坐下, 对我说: 「XX, 我现在告诉你这件事你绝对不能对别人说。 」 我急忙点了点头, 就听见学姐指着那个女牛仔说道: 「小雪(当然是假名)的父亲是某公司的董事长, 这是他们的家族企业。 她父亲一直希望找到一个可以继承他事业的继承人, 然后把女儿和公司都留给他。 可是最后她发现,小雪才是这个最适合的人, 可是小雪总要嫁人的他又不甘心把自己的事业拱手让人。 于是就让小雪假装成男孩子,娶一个媳妇进来。 」 这种活肯定没人愿意干的,谁想让自己的女儿守活寡呢? 可是学姐的外甥却得了重病, 为了治疗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还不够。 为此学姐只能嫁给小雪,做她的妻子。 可是小雪的父亲又希望找到一个基因优良的男人来和小雪接合, 为他的事业培养下一代的接班人。 他已经对他的事业到了痴迷的程度,甚至把它看得比他的女儿还要重要。 「而这个被我父亲看中的人就是……你。 」小雪忽然插嘴说道。 这时候,我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上了牛仔热裤, 现在正在一边把头发扎成很飒爽的马尾辫一边跟我说话。 「我父亲很喜欢你的作品,他认为你能够准确掌握人类的心理, 而且可以深刻理解许多事情的本质。 而这两种能力在商业上也是非常重要,所以他希望我能怀上你的孩子, 然后作为我和星星的孩子生下来。 」 小雪扎好了马尾辫,一下把它甩到了脑后。 忽然向我扑了过来,光看她小麦色的皮肤, 和细细手臂上的微微隆起的肌肉我就知道她一定很擅长户外运动 至少力气很大大到足可以让我受伤。 所以我赶忙闪到了一边, 说道: 「你想干什么?」 小雪一下子扑空失去了平衡。 但是她很快又站了起来,一边揉着手腕的关节, 一边说道: 「你现在最好脱掉衣服躺下来 乖乖的不要动。 否则我的阴道括约肌很可能会把你弄伤。 」 「我……我有女朋友了,对不起, 不能接受你的好意!」我大声说道。 「哼哼,你们文人不是都很风流多情的吗?顺便一说, 我知道你跟星星上过床的事情。 」小雪一边说着,一边拿过一杯水,凑到唇边, 「这是网上买的进口春药据说可以在10秒钟之内让女性乳房发胀 阴道发痒并且充满分泌物。 我没有什么经验,不想一不小心弄伤你……」 可是这时候我忽然想起课堂上老师曾经讲过, 不法分子制作的迷奸药、春药里面都含有能够损害人体中枢神经的三唑仑。 我急忙冲过去一把打翻她手中的水杯, 大喊: 「千万别喝这个!你不是想跟我上床吗?我答应你就是了!」 说着我为了配合自己的语言 急忙一把把小雪推到了床上伸手解开了她的衣服。 说实话,避免她伤害自己的身体是一个理由, 更重要的是小雪长的很漂亮而且我的三位情人中 不论是萝莉型的女朋友、邻家大姐型的学姐和御姐型的班花 都没有这种运动型的女孩我也对她很动心了。 只是这样给了我一个可以上她的理由。 对于一个刚见面几分钟的美女,男人的慾望是最强的, 我拉下了小雪的牛仔热裤直接撕破了她穿在里边的丁字裤 让她的小穴暴露在空气中。 她和学姐不一样,下面的毛发很是浓密。 虽然据她说没有性经验,但是小阴唇却天生是浅紫色的。 比较令我在意的是,我在扒开她的小阴唇之后, 却发现她的阴蒂长到了阴道口里边似乎有人管这种穴叫什么玉蚌含珠。 就算是小雪这样的女孩子,把下体暴露在陌生男性面前, 特别还是在自己的好朋友面前还是有一些不好意思的。 她一把把我踢开,伸手护住自己的私处, 脸上羞得通红 站在一边不敢说话。 学姐看出了她的想法, 对我说道: 「她害羞了, 刚才她就是想用性慾掩盖羞涩结果药被你泼了。 她不好意思了。 」 我看了小雪一眼, 说道: 「那要不然就这么算了吧……」 谁知道我话还没说完, 学姐却解开了我的裤子把我的内裤拉下来 然后一口把我的肉棒含在了口中 头部一前一后的开始给我口交。 这一下不光我吃惊,小雪更加吃惊的看着我们, 从小受到良好教育的她惟一的性教育途径就是Discovary的教育 哪里只会解释受精后的过程而之前的事情却从来没有介绍过。 学姐想要让小雪看着我们两人性交, 从而提起兴趣。 因此故意表现的特别淫荡。 她一边给我口交,一边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 一具白璧无瑕的美艳胴体出现在我的眼前, 完美的曲缐上边有一个小小的红色凸起。 学姐的皮肤本来就很白,再加上她是个白虎, 下边一根毛都没有就像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一样。 学姐一边给我口交,左手抓住自己的胸部不停地揉搓, 用食中两根手指捻住胸口的蓓蕾用力搓动 口中不时发出陶醉的声音而右手已经悄悄的抚摸着她自己胯下的那个销魂洞穴。 这种淫乱的场景小雪从来没有见过, 一开始是吃惊后来就见她悄悄地偷看学姐手上的动作, 她的手也悄悄的伸过去抚摸自己的胯下柔软的阴毛。 学姐似乎是经常会手淫的样子,不多时下面就淫水乱飞了。 而我的肉棒也涨得越发的大,插在学姐口中, 让她连呻吟都叫不出声音来。 学姐忽然把我的分身吐了出来,转身跳到躺到了床上, 摆了一个大字型漂亮的白虎小穴暴露在空气之中。 学姐的穴不光是白虎,而且还是难得一见的馒头屄。 两片洁白的大阴唇紧紧地挤在了一起,只在中间留了一条浅浅的粉色缝隙。 由于她刚才的手淫,穴里面的淫水一滴一滴的顺着粉红色的缝隙流了下来。 不光小雪,我也看到了这样销魂的景象, 而且我的性慾比她的炽烈的多。 我一下子扑了上去,一手一个抓住学姐的一对椒乳, 在手里盘弄下面的棒子顺着学姐胯下的裂缝就插到了她的身体里边。 「啊,你拔出来,啊,好舒服……不, 不是让你肏啊, 肏我的屄是让你肏小雪的屄, 啊深一点……」 学姐一边被我肏的淫叫一边拒绝 不过她的声音是那样娇媚让我不由得更是卖力的肏弄她胯下的穴。 学姐被我肏过一次之后,她的阴道似乎更加水润紧致了。 我把学姐按在我的胯下,肉棒快速的在她的小穴里胀的更大了, 每次抽出都会连她阴道内壁上的粘膜都带着出来 然后又大力的一起塞了回去。 每当这时候,总会伴随着学姐一声高亢的淫叫。 小雪似乎已经被这一幕看的呆了,不知不觉的把自己上衣也脱了下来, 走到我们两人前面认真的看着我们两个人性器吻合的地方。 她的左手抓着自己的乳房,右手不停地在胯下摸索。 ?? 学姐看见, 叫得更起劲了: 「啊……啊……死了, 啊!插到花心了啊……啊……啊……要丢了 啊……啊……」 伴随着一声高亢持久的叫喊声 学姐到达了高潮。 她这种白虎穴有一个重大的缺点就是难以梅开二度。 只要高潮一次就会变得异常敏感,而且小阴唇会被磨得红肿, 不光不能肏连碰都不能碰。 这时候,学姐忽然从我的胯下出来, 把小雪塞了进去。 又推了一把发呆的我说: 「楞什么啊, 赶紧肏她啊。 我都主动献身让你肏过了,你还发什么呆啊。 」 我听了急忙把肉棒对准小雪的穴, 插了进去。 刚插进去我就发现,小雪的屄里竟然有一股吸力。 这股吸力并不陌生,女人在高潮之后,会由于淫水的分泌和阴道括约肌的痉挛而将空气排出, 这时候阴道内的大气压强就小于外部。 如果男人的阴茎足够粗大到大于阴道的自然直径, 就可以感觉到这股吸力。 但是同时,如果将阴茎从屄里拔了出来, 空气就会进去平衡大气压 从而感觉不到吸力。 可是现在我刚刚插进小雪的屄里面, 就感觉到了这股吸力。 而且在我故意放空气进去之后,这股吸力竟然也没有消失。 实在是奇怪的紧。 而且小雪的淫水不知道为什么,比学姐的淫水要润滑的多, 就算我不动肉棒也在慢慢的向小雪的屄里滑去。 不多时,我就感觉到肉棒碰到了一层阻碍, 这就是小雪的处女膜了。 她这个年纪,处女膜已经基本退化了,就算捅破也不会出血, 疼痛感也会少很多。 纵然是这样,我还是小心翼翼的慢慢插入, 把小雪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不过现在色慾迷心的小雪,似乎没有感觉到颇身的疼痛, 只是因为我终于插到了她的花心里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啊,好舒服……花心……花心……被大鸡吧插到了……啊……干我……干我, 大鸡吧哥哥用力干妹妹的骚穴把妹妹的骚屄干穿, 啊……」 小雪叫床的声音要比学姐淫荡的多 完全看不出刚才她那么害羞。 学姐在一旁听见了,脸上也是微微一红, 走到了我的前面背对着我屁股高高翘起, 把小穴正对着我説: 「XX 你把我的屄都差点肏坏了快帮我舔舔。 以后我和小雪每天让你肏,给你玩3P……」 听她说完, 小雪也随声附和道: 「啊小雪的骚屄 每天……啊……每天都给 都给哥哥的大屌狠狠的肏……啊肏花心……肏花心。 哥哥的大屌插到小雪的花心里了,啊,要丢了……丢了, 啊……」 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呻吟小雪的屄里忽然喷射出一股清泉来。 我更加惊讶了,没想到小雪竟然还会潮吹, 而且潮水足足喷了有一分钟才停了下来。 小雪毕竟是处女,高潮过一次之后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任凭学姐和我在她的身体上又捏又掐。 小雪一边喘气一边说: 「我……我不行了, 星星你去给他肏出来他要射的时候,让他射进我的屄里就好了。 」 学姐也摇摇头, 说: 「我也不行了, 你看都被他肏肿了。 正在这个时候, 小雪忽然说道: 「星星, 你们以前肏过小屄不知肏没肏过屁股?」 学姐一听 知道小雪盯上了她的肛门脸上一红 说道: 「没……没有, 可是 肯定会很疼的!」 没想到小雪脸色一沉说道: 「你忘了我们的协议了吗?你答应一切听我的 我才会让你和我一起当他的情人。 要不然,以后你就在旁边看着他干我的屄, 肏我的屁股 你在一边手淫就好了怎么样?」 学姐一听 登时没了话说我这才知道, 原来学姐为了能跟我在一起 竟然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心中暗暗发誓, 虽然我不能给她一个名分但是也要一辈子待她好。 学姐慢慢的翘起了屁股,小雪骑在了学姐的屁股上边, 让她穴里面富有黏性的淫水都流到学姐的直肠里 还不停地用手指替我疏通管道。 不过我看她纤细的手指也只能塞进去两个, 不知道如果我把肉棒肏进学姐的屁股里会是什么样子。 小雪躺在了下面,和学姐摆成了六九式, 两人互相舔着小穴一边大声呻吟。 我一咬牙,抱着学姐的屁股,慢慢的插进了她的肛门里。 「哎啊!好疼,屁股要被肏烂了,啊!小雪, 哪里不可以……」学姐在阴道的快感和肛门的痛感中大声的呻吟 那已经变成通红的屄缝开始剧烈的颤抖她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高潮了。 因为小雪淫水的关系,学姐的肛门里面并不怎么干燥, 肏肛门和肏屄穴感觉完全不同两边的天然大小差的太多 而且肛门的肌肉力量也比阴道括约肌要大得多。 阴茎插入肛门属于异物,学姐下意识的努力运动屁股上的肌肉想把肉棒挤出去, 但是却给了我更大的快感。 渐渐地,学姐的肛门适应了我的大小, 再加上小雪在她小穴上不懈的努力学姐不在唿痛, 而是开始小声的呻吟接着大声的淫叫。 「啊,好爽,XX,肏我的屁股,大力肏, 人家身上的每一个穴都被你肏过了啊……啊……啊……以后 以后也要你每天把人家身上的三个洞都肏一遍 啊……」 不知道是不是学姐的话对小雪起了作用 她忽然说道: 「XX你来肏我的屁股 她……」 话音刚落学姐忽然「啊」的一声 下体喷出了许多透明的液体虽然比不上小雪的 但是也可以称之为一次潮吹。 也许是这次高潮太过强烈,学姐随即晕了过去, 下体还不停的往外淌水。 小雪推开了学姐,把屁股撅了起来, 媚声说道: 「小雪的骚屄也已经恢复过来了 两个洞都给你随便肏。 」 小雪的体型比学姐娇小,阴道都夹得我隐隐生疼, 别说力量大得多的肛门了可是我也不能不让她享受到被肏屁股的乐趣。 正在为难的时候,我忽然看见那边放着一只钢笔, 我就把钢笔装在避孕套里插进了小雪的屁股里边 同时「噗呲」一声把我的鸡巴插进了她的屄里。 「啊,你……你好坏,从两个雪……穴一起插人家, 啊……要丢了……要丢了。 大鸡吧哥哥,用力插我的小骚屄,把我干高潮, 啊……」 这一次我急忙拔了出来闪在一旁 小雪的淫水从阴道中喷涌而出好像高压水枪一样喷在了对面墙上。 小雪反身压在了我身上。 把我的鸡巴扶正对准小穴,勐地做了下来, 鸡巴忽然一下子插进了那个紧窄湿润的地方。 小雪「啊」的叫了一声,趴到了我的身上, 胸前两团美肉压在了我的胸口。 似乎她已经被我肏到脱力了。 我伸手把钢笔取了出来,又从屄里面把鸡巴拔了出来, 插进了小雪的肛门里勐干起来。 这时候她浑身乏力,肛门不松不紧,正是舒服的时候。 但是小雪却皱着眉头, 说道: 「奇怪, 刚才前后一齐开的时候那么舒服可是现在你肏我屁股我也没什么感觉。 你还是肏我的屄吧。 」 我听了,从小雪的肛门里拔了出来, 小雪急忙用手把屄撑开往我的肉棒上边一套, 又「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嗯,哥哥的大鸡吧,啊……又……又插进妹妹的骚屄里面了, 啊……啊……太舒服了每下都干到妹妹的花心里面 好舒服啊……啊!」 小雪的身体越发敏感很快就又高潮了 这一次我被她奔腾而出的淫水一打也忍不住腰眼一松 射进了小雪的子宫深处。 那天晚上的事情, 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忘掉可是小雪却不这么想。 她似乎已经忘记了借种的目的,而认定自己是我的情人。 不挂我走到哪里,都随处跟随。 被人发现了,就说是粉丝而已,虽然给我添了不少麻烦, 但是她也给我的生活带来一种狂野的快感。 。

上一篇:我的姊夫 下一篇:催眠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