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风云录

歌舞厅是个是非之所 却也是个猎艳圣地 只要运用得当 想要玩玩小牌影歌星易如反掌 曾有某位大老板指着歌厅外的登台女星看板说 :"这些我通通睡过" 听得真让人羡慕不已 这些小牌明星有的拍过电影 有的歌艺极佳 身材脸蛋不输一缐大明星 可就是机缘不济 一直红不起来 与其陪导演上床 争取演出机会 倒不如来小歌厅钓大鱼 说不定下半辈子的依靠就在舞台下这群色眯眯的恩客之中
某夜来到颇负盛名的夜总会逛逛 这夜总会我可是从来没光顾过 到底怎么收费 颇令我担心 我只是个小职员 说不定海派一下就会花掉几个月的薪水 我千万得小心慎重 不要落入温柔的陷阱之中 柜台阿姨问我有没有熟识的小姐 并未收取任何费用 这点颇令我惊讶 进场坐定后 一个长发披肩年约三十的老妞在我身旁坐了下来 身体和我靠得好近 不停地在我怀里磨蹭 她叫白嫚 新加坡人 来台卖艺献唱 由于歌喉长相均不佳 欠了一大笔债 染了一身疾病 我很同情她的遭遇 因而没有要求换人 她穿着有点透明的薄纱连身长裙 有着长长的细肩带 肩带下方一公分处就是激突的奶头 只要用手指轻轻一拨 奶头就露出来了 交谈了一会儿 她说夜总会里有包厢 在里面可以一面办事一面欣赏舞台上的表演 我听了蛮心动 就和她进了包厢 这包厢有着一面长长的透明玻璃 对舞台上的动态可以一目了然 在舞台上表演的小咖女明星都知道包厢里的客人正在做什么 所以不时地望着玻璃窗傻笑 表情是又腼腆又尴尬 我要白嫚脱光衣服跪着替我口交 因为玻璃窗的下方有一堵墙 她跪着做就不会被别人看到 台上的女明星穿着都很暴露 使我的龟头一下子就舒服的接近高潮 台上的歌星唱完了 接下来走上台的这一位尤物 令我眼睛为之一亮 她叫方轩 拍过一部名导演执导的电影 和她同台演出的都是香港一缐女明星 我想 她是用身体交换演出机会 陪导演过夜 不然导演怎么会挑上她 在戏里 她演的是个妓女 不知戏外的她肯不肯真的做一回妓女陪我过夜 方轩穿着一件开高叉又开深V的黑色旗袍走上台 深深的乳沟 丰满的臀部 修长均匀的美腿 浑厚嘹亮的歌声 在在让我心动 当她把头转向我对我微笑时 我终于忍不住了 剧烈的扭腰冲刺 把对方轩浓烈的慾火 射进了白嫚嘴里 完事后 我向白嫚打探方轩的背景资讯 请她帮我搓合 白嫚虽不情愿 但在介绍费的诱惑之下 也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有了接触之后才发觉方轩是个好人 重义气 爱打抱不平 白嫚被逼债时多半是她出面缓颊 她虽无力代偿债务 却也喝阻了债主动用更为残酷的私刑逼债 使白嫚免于恐惧 但好人归好人 我想要的是她的身体 以她的身价和眼光 我是不够格多看她一眼的 我多次约她出场 她不是放我鸽子就是藉故开熘 我终于使出杀手锏和她摊牌 命她今晚陪我过夜奸宿 否则我以后再也不浪费金钱捧她的场 她终于准时赴约了 我搂着她的腰走进宾馆开房间 她穿着内衣内裤替我洗澡兼打手枪 我强忍着不射出来 否则就太便宜她了 洗完澡 她脱了胸罩 裹着浴巾走出浴室 倒在床上就睡 我愣了一下 难不成是我陪你睡吗 我上了床 睡在她旁边 从她身后把手硬伸进浴巾里握住她的奶勐搓 另一手扯下她的内裤抓着丰满的臀部不放 她用洒娇的语气问我 "你想干什么" 我没好气地说 "男人和女人在一间空屋里 女人已经脱光了衣服 你说我想干什么" "我会怀孕啊" 她仍想推拖 眼见就快吃到嘴的肉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的 我骗她说 : "方轩你听我说 你那么漂亮 身材那么美丽 我很爱你 如果你愿意当我的女朋友 我每个月给你三百万包养金 再买一"栋价值两亿的豪宅送给你 如果你临时需要大笔资金 还可以再开口问我要 要是你怀孕了就嫁给我 这样好不好" "好啊 钱拿来" 她半信半疑地看着我 伸出纤纤玉手向我讨要 "今天没有现款 先给你一万 明天再开支票给你" 我心虚的唬弄着她 她那重义气爱助人的个性救了我 否则这种屁话谁会相信呢 她拉开了浴巾脱下内裤任我享用 不知各位看倌是否看过亚太华埠小姐林毓珊的写真集 方轩的身材就如她一般 又圆又大的奶 如樱桃般的奶头 丰满紧实又匀称的美腿 最要命的是背部中央那条又深又长一直连到臀部中间的曲缐 把她的美丽提升到了极限 女人若少了这条完美曲缐 肯定逊色不少 她的歌声很棒 我不忍弄坏她的喉咙 所以没令她替我口交 她的胸部是那样的完美 我更不忍令她替我乳交 所以只能从正面和背面交互着做了 仅只这样已美得让我无法忍受 才一会儿工夫我就射了 第二天早上她起床后 我们又做了一次她才离开 这样看来她陪睡的经验算是蛮丰富的 潜规则记得一清二楚 从此以后我当然是避她避得远远的 难不成真的汇支票买豪宅给她 区区一万元就骗到了女明星美丽的肉体 算是赚到了
换了一家歌厅继续猎艳 采红是个大陆妹 歌喉烂身材差 但敢玩敢要 背着老公当我的女朋友 我这个小王还要替别人的老婆买奶罩 她的奶看起来很大 要我买的奶罩又大又厚 我很想知道藏在奶罩里的那对奶子 究竟有多美丽 和她上MTV看片时 我从旁边突袭她的胸部 隔着衣服握住她的奶 感觉胸部塌塌的 不够紧实 她心里挣扎了一会儿 终于决定背叛老公偷偷摸摸地当妓女赚钱 她拉开衣服和胸罩任我抚摸 那对奶子并不大 只有A罩杯 摸起来软软的没有弹性 这是大陆妹特有的"柔乳" 摸了一会儿我决定进一步的羞辱她 当着她的面拉开长裤拉链 掏出宝贝来打手枪 她看了心里又开始挣扎 毕竟身为人妻被人一直挑战道德极限 是很不好受的 为了捞钱她还是妥协了 伸出手帮我套弄 直到我的精液沾满她的手为止 我们建立了默契 以后来听歌只要和她使个眼色 她便和我进到男厕里办事 窄窄的厕所空间能做的事有限 所以通常只能让她坐在马桶上替我又吹又打 或是来个"强奸式口爆" 就算不错了 当然 这种货色玩个几次就被我甩了 换家歌厅继续找刺激去
杨书于我见过几次了 她的身材脸蛋普通 我并没有特别欣赏 但这次她唱完走下台后 刻意地坐到我身边和我聊天 激起我"没鱼虾也好"的慾念 我假意地瞪大眼睛盯着她的胸部看 暗示她"有人被你煞到了" 她笑得合不拢嘴 说要请我吃晚餐 席间 她穿了一件大露乳沟的衣服 外面再套上一件极为宽大的外套 故意坐在我的对面 弯腰进食时 从外套的空隙往内看 该看到的都看得清清楚楚 一点也没少 我的阴茎从头到尾都是硬梆梆的 吃完饭还和她聊了一会儿 等到"那话儿"软下来 才起身和她离去 不知是我看起来老实 还是她觉得大鱼上钩了 她竟然勾结同歌厅陈姓歌手教我赌扑克 想坑我的钱 其后 更联合在地流氓进驻歌厅 强收客人捧场费 不愿缴费者则棍棒相向 事情大条 引起警方注意 流氓被捕 歌厅歇业? ?? ?

上一篇:第一次换夫 下一篇:乖乖老公被偷食了